导演王小帅:《地久天长》是写给平常人的一首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地久天长》日前上映,一个普通家庭三十年的生活画卷,向观众徐徐展开;此前,王景春和咏梅在柏林电影节斩获最佳男女主角,点映后,他们自然生活化的演技也令观众印象深刻。

《地久天长》日前上映,一个普通家庭三十年的生活画卷,向观众徐徐展开;此前,王景春和咏梅在柏林电影节斩获最佳男女主角,点映后,他们自然生活化的演技也令观众印象深刻。

《地久天长》是一部很“好哭”的电影。王小帅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觉得这个片子就像给中国人写了一首歌一样,中国人是很能够共情的。”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王小帅的电影世界,走进《地久天长》。

01.一部很“好哭”的电影

《地久天长》讲述了两个家庭因为一次意外而生嫌隙,其中一家人由北方远走遥远的南方,相隔三十年后再度聚首。时代洪流下,每个人都历经沧桑,秘密也终因年轻一代的坦荡而揭开。王小帅:我还是一贯的制作拍摄手法,我不希望演员拼命煽情。拍这个不是为观众去哭,我们还是讲故事,讲人生,讲苍凉,讲时间的漫长,讲一辈子的不容易。

王小帅朋友圈内容

虽然没有刻意煽情,但《地久天长》仍是一部“好哭”的电影。

三十年的时间跨度,想把一个家庭的故事讲得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为避免场景设计流于概念化、符号化,只能在细节上下功夫。王小帅:我们这个电影拍出了3D的感觉。三个小时的时间,你沉浸在我们所创造的不同细节中,我们的摄影机慢慢地已经不存在了。你感受着环境氛围,好像你在边上一样。

人物之间情感关系的推进,也交代的简明扼要,几乎每一个场景所展示的内容都在情感转折点上。拿片中父亲刘耀军与养子刘星的戏份来看,最开始一幕展示刘星坐在轮船上,表示对自己生活环境的厌恶;接下来一系列场景:饭桌冲突、被叫家长、父子对峙、儿子离家,日常生活中的关键点被提取出来,让人看得熟悉又陌生。

片中父亲刘耀军拿出钱准备送叛逆养子离家时,说道,“你已经长大了。这些年我们一直把你当星星,你也把自己当星星,感谢你为父母带来的快乐······以后出去了,遇到事情的时候,想想我是怎么揍你的。”

这大概是中国式父亲表达爱意的极限了吧。

如电影的宣传语所说,“生命只有一次,而告别竟如此漫长”。以电影中遭受丧子、下岗、养子叛逆离家等一系列人生变故的主人公视角来说,人生是漫长的,因为很苦;而以观众的视角来说,却觉得这样人生实在很短。175分钟的时间,所有的苦难和痛苦都被消解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像片中刘耀军拥有的可以称得上是“爱情”的东西一样,无疾而终。

这可以说是一段“婚外情”,不道德的意味被消解在痛苦的抉择里。这是刘耀军一生中属于自己的最私密的感情,最后还是用一句典型中国式的话语——“我和丽云(片中饰演刘耀军的妻子)都是为了对方活着,她已经经受不起更多打击了”——结束了这段感情。

时过境迁,当有了白发的刘耀军看着自己曾经产生过情愫的女孩儿,也变成了其他样貌。他只是笑着,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如片中的父母一样,“自我意识”这样的东西,是不存在于他们的精神世界的。他们很容易接受为了孩子活,为了夫妻关系里的对方活,但却没有为自己活过。

美丽的东西动人,苦涩的东西感人。《地久天长》这部影片所构建的审美,显然属于后者。当刘星儿时的玩伴长大后,终于鼓起勇气,说出当年因为自己推了一把在水库游泳的刘星,才让他意外死去,两家人长达三十年的间隙才就此解除。

这才是全片最大的哭点。刘耀军和他的妻子因为儿子意外离去这一件事,克制隐忍了一辈子,他们不知道该向谁发泄,他们也不想发泄。前一秒他们还为自己把刘星儿时照片放在显眼处,会刺激到刘星儿时的玩伴而感到抱歉。终于在有人说出真相那一刻,似乎为所有不可说的情感找到了出口。

片中的刘耀军是这样的人:对自己孩子满心是爱,不知如何表达;对于爱情,被动、缺乏努力追求的自觉;对于妻子,背负着责任与道义。刘耀军的一生似乎不存在所谓的“高光”时刻,这正是我们周边无数平常人的生存样貌。

02.生活的每一滴滋味都化为演技

《地久天长》中的两位主演,仿佛是空降在柏林电影节属于演员的最高领奖台上。德国知名女星桑德拉·惠勒在柏林电影节上说“银幕上几乎没有另外一对夫妻,可以如王景春与咏梅这般,演绎得如此自然。” 在影片点映后,王景春和咏梅质朴而不乏技巧的演技,也令人观众印象深刻。

有一场戏,年老的他们准备到坟上去看看孩子。一转身准备出门,穿着个大棉袄,那个不是设计的,拉链确实拉不上。导演没喊停,咏梅正好一转头,看见了,帮他拉起来。这一瞬间,老两口相濡以沫一辈子,互相支撑活着的感觉就出来了。这些东西是细节,正是这些默契的细节配合打动了观众。

王景春在此前接受《文化十分》记者采访时也说,自己与咏梅的表演是一拍即合的,根本没有磨合,因为表演观念的基本一致。“这是很生活化的戏,我们就是在镜头前自然地生活着。”王景春说。王小帅:有些演员希望有一些重场戏、激情戏,这样好像他才有表演空间,才能让观众看出来他的爆发力,才能认可他的表演。景春好在他有一个观点,根据导演、风格、以及人物的命运跟着走,他不会急于要重场戏,要激情戏。

《地久天长》里王景春扮演的刘耀军要处理的关系有很多:与妻子、与“情人”、与儿子、与朋友;三十年的时间跨度,从青年到白发,每一个时期,每一个阶段,王景春从动作姿态到台词都有不同的起伏和层次。他的表演,深情而克制,十分动人。

比起一般人,王景春的演艺经历显得丰富而曲折。在百货大厦当过售货员,几经周折考入上海戏剧学院,刻苦学习,毕业后就一直在拍戏。31岁的他决定北漂。刚到北京的时候,他经历了一段没有戏拍的困窘阶段。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景春扮演着配角,“戏红人不红”曾是对他最贴切的描述。《警察日记》算是王景春演艺事业的分水岭,他饰演的男主角郝万忠让他获得了东京电影节的影帝。拍摄期间,他不仅为角色增肥20斤,还探访了人物原型周围的亲人朋友,聊天、录音、搜集大量资料,一层层剥离,让自己慢慢走进人物,甚至成为人物。

王景春《警察日记》

在银幕上,王景春真正做到了把自己活成角色;而生活中王景春带孩子、会做饭,充满烟火气。无论是曲折的追梦道路,还是当下的美满生活,他都选择照单全收。他说:“不管是好的坏的,都是生活的一部分,都要接受,艺术来源于生活”。王小帅:景春是不会把自己关起来的。因为之前大家并不知道他,他并不需要前呼后拥的,他就在生活里,他可以游荡在大街小巷,他性格也是,爱交朋友、要吃喝。这些东西就是他的肥沃的土壤,需要的时候,他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再技巧性地放进去就可以了。我觉得演员的烟火气,包括导演也是,有些东西你需要打开门到生活中去。

03.写给平常人的一首歌

导演王小帅一直坚持个人风格明显的现实主义创作。“三线建设”三部曲:《青红》《我11》《闯入者》以时间序列放在一起,可以清晰地看见导演的思考过程,以及在不同阶段对历史的几个层次的认知。

从最早《青红》里,上海幻象和贵阳现实的对立;到《我11》中上海话所代表的内心真实性表达与普通话所代表的经过意识形态矫饰之后的表达的对立;最后在《闯入者》中北京安定生活与贵阳一片废墟残存的空间独立,表达了对参与“三线建设”的人民精神层次创伤的关心。

在《地久天长》中,他关注的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普通人的生活样貌,生动刻画了中国老百姓在面对人生突变时的精神状态与情感抉择。经历了丧子、下岗、养子的叛逆离家等一系列变故后的刘耀军平淡且沧桑地说:“我和丽云现在都是为了对方活着。”王小帅:中国家庭这个结构非常重要,好像没有了这个孩子,他们就无法生活下去了。就像电影里说的,从那个瞬间开始,时间就停止了,剩下的他们只要活着,慢慢变老,这一生就这样了。它是一种特殊的情境下,两个人的命运互相这么一步一搀地走了一生,走了一辈子,也属于地久天长吧。

谈及创作初衷,王小帅谈到这跟自己的生长环境有关。作为一个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他见证了中国四十年来的变迁,他说自己像鱼在水里生活,这本身就是一个创作的源头。王小帅:中国人面对好多事情的发生,最后就是回到柴米油盐,尽量地拢住一些家人的幸福,平安过一生。我们在做这个片子的时候就踏踏实实地把每一个细节都扎到土里去;从土里头让它长出一个中国电影,把特别中国老百姓的情感拍出来就行了。我觉得这个片子就像给中国人写了一首歌一样,中国人是很能够共情的。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3-27 16:46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